正文
庵东盐场历史变迁
发布机构: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01-27     信息来源:庵东镇政府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背景颜色:

    庵东盐场位于杭州湾南岸,三北平原的滨海海积平原。庵东镇境域内。其地形呈扇形,自东至西横约百华里,南北纵约十余华里。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新千年前,百余年来为慈溪盐业主产区,是原庵东区和现庵东镇“二白”(盐、棉)特色产业区。
    民国时期为浙江省第一大盐场,全国十大重点盐场之一。全场拥有十万亩盐田、十万盐民。全省两浙盐区素有“浙东盐仓”之称,其产量长期为全浙之冠,号称“浙江盐都”。
    1940年4月日寇侵占,庵东盐场沦陷,十万盐民在敌蹄蹂躏之下,生产停滞。1945年8月抗战胜利,盐场光复,产盐复兴。
    新中国成立后,盐场加速发展,成为全省最大产盐基地,仍为全国重点产盐区之一。至上世纪80年代前期仍属浙江主要产盐区,其产量占全省产量的一半,全场拥有近十万亩盐田。据《两浙盐务汇编》记载:庵东盐田面积之广与整齐,自为首屈一指。成为全国著名的产盐胜地。在《地名小字典》、《辞海》里都收录了“庵东、产盐”的词条,早期版全国地图标有庵东(镇)地名,故闻名全国。
    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由于自然条件变化和盐业经济效益低下等诸多因素,导致废盐改农兴起,盐田逐渐萎缩,至2001年庵东盐场结束产盐历史。庵东盐场由余姚盐场(前身石堰盐场)演变而来。
    古时钱塘江河口段,江道从南门入海,今宁绍平原北部的南沙半岛和三北半岛均未形成,盐场多位于翠屏山丘陵北麓一线。这诸多盐场从春秋越国起已经存在。由于这一带的海岸不断向北淤涨,所以盐场也随着北移。大古塘筑于宋庆历七年(1047),此时,盐场必然已经移到大古塘以北。当时,浙东沿钱塘江到杭州湾海岸主要盐场有七处。王公勉、杨金森根据《宋史》、《宋会要》、《文献通考》等资料,整理出这些盐场的产量(《中国历史海洋经济地理》,海洋出版社1985年出版):
    盐场名称 西兴买纳场 西兴催煎场 钱清买纳场 三江买纳场 曹娥买纳场 石堰买纳场 鸣鹤买纳场
    年产量(石) 15965 11177 6635 29322 16586 64376 77365
    从上表可以说明,在宋代钱塘江口和杭州湾南岸各盐场中,石堰、鸣鹤两场,产量占全部七场的64%,其重要性可以想见。在盐的质量方面,如《宋史•食货志下四》所说:“石堰以东近海水咸。故虽用竹盘而盐色尤白”。所以无论在盐场历史、产量和质量等方面,石堰、鸣鹤两场,在上列各场中,都是名列前茅的。随着钱塘江口门的移动和杭州湾海岸的淤涨,唐、宋以来的浙西盐场如芦沥、鲍郎、黄湾、盐官、仁和等,均先后废止。浙东沿钱塘江口和杭州湾各盐场,如西兴、钱清、三江、曹娥等各场,也相继辟为农田。而三北半岛除了在13世纪末14世纪初一度塌陷外,北淤速度一直保持在每年20米左右。于是,石堰、鸣鹤两场的实际作业区不断北移,其灶地已移至大古塘北。宋初石堰场分东、西两场,东场曾划归鸣鹤场,到宋元符(1098)年时,鸣鹤场以盐课勿登曾隶属越州(绍兴)。以后,由于西部海涂淤涨快,东部淤涨慢,鸣鹤场生产渐渐退缩,而石堰场生产不衰。鸣鹤场到清朝时已渐老化,而石堰场却生产兴旺。至明初(1403~1424)始于旧海塘之北筑新塘以遮斥地,此时,盐田扩至大古塘10里多。明景泰三年(1452)石堰场产盐将埋马(今横河埋马市)、柏山(位于余姚低塘之黄清堰附近)、梁堰(又曰梁家堰,位于余姚郑巷西首)三仓分为六仓一团三管的辖区。六仓:即埋上、埋下、柏上、柏下、梁上、梁下;一团:杜家团;三管:是上管、中管、下管。成为浙江两浙最大盐场。清雍正二年(1724)至乾隆十二年(1747),场区四址为:东至鸣鹤杜家团,西至上虞金山场界,南至利济塘(四塘,今庵东镇境域),北至海。东西宽55公里,荡地77855亩,置埋上团、埋下团、梁上团、梁下团、梁下东团、梁下西团6团。嘉庆年间(1796~1820)盐田继续北移,至清末,产盐场区已移至永清塘(六塘,今庵东镇境域)以北,东至破山浦,西至泥墩潭。鸣鹤场渐废改农,石堰场尤存。宣统三年(1911)改称余姚场,鸣鹤场晒板并入余姚场。民国4年(1915)废石堰场的六仓改划七区。此时,余姚场作业区已移至庵东产盐场区。民国5年(1916)余姚场场公署由石堰(今横河镇)迁至庵东镇。除民国初泥墩潭以西洪家路潭至王家路潭改为垦地外,在庵东场区划为七个盐产区,即中区、东一区、东二区、东三区、西一区、西二区、西三区,全场有盐田42091.40亩,余地54399.34亩,共计96490.74亩。民国时期原盐单位产量,按年每板(市斤)列举如下:民国3年(1914)年板户303斤,民国12年(1923)年板产392.77斤,民国25年(1936)年板产352.69斤,民国36年(1947)年板产464.51斤。
    由此可见,随着大古塘的筑成,独存的石堰场移至大古塘以北,后海涂一直延伸,并逐渐向北加筑海塘,有新塘、周塘、界塘、二塘、三塘、五塘、六塘、七塘。直至解放后围筑八塘、九塘、十塘、今十一塘(四塘至十一塘均为庵东镇境域),形成了十塘内地淡种植,塘外地咸制盐的生产格局。在钱塘江口和杭州湾南北两岸众多的盐场在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变迁之中,最终出现了各处皆废而一地独存的庵东盐场。由此,余姚盐场改称为庵东盐场。
    1941年4月26日日军侵占庵东盐场,盐场公署全部南撤,侵占后,对场务未接管,此时,产盐由盐民自行售卖。是年10月驻甬特务机关在宁波设立浙东盐务管理局,派员到庵东盐场,组设余姚盐务秤放局,办理税收事宜。
    1942年春复设余姚场公署,办理盐务行政,其职权不能遍及全场。至1943年3月,伪余姚县政府会同驻扎庵东盐场之伪中警团进行“清乡”,分设大小检问所,北海边一带和六塘从东到西编置篱笆,以杜绝盐场走私。并在庵东成立伪余姚特别区公署,遂将原有之秤放局暨场公署一并接收。组设盐务课,主办盐政。不到一个月,伪财政部派员接收浙东盐务,将浙东盐务管理局改为浙东区盐务管理局,移设余姚城内,并在余姚城内设立余上办事处,办理余姚、上虞两县销盐事宜。又在庵东组设伪余姚场公署,(内分总务、场产、查缉三股),另设秤放所,分中、东、西三区各设秤放分所,办理收放原盐工作。1944年7月后改为食盐官收,取消秤放所,改组为中区、东一区、东二区、东三区、西一区、西二区、西三区7个场务所,办理收购、秤放事宜。1945年8月,抗战胜利,庵东光复,伪场公署及所属分支机构均解体。
 

 

 

 

 

 


 

本篇文章共有2 当前为第 1上一页下一页

相关新闻
    最新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