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割“洋尾巴”
发布机构: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11-25     信息来源:庵东镇政府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背景颜色:

  1916年秤放局改变秤盐时,廒商借端提出强加给盐民的一项额外剥削,即把廒商应付给盐民的盐款1元,本折1000文,却毫无道理地改为折合1090文,这90文称为“洋尾巴”。估称全场每年约被掠夺去十余万元。自1916~1927年11年中,总计被廒商剥削去一百数十万元之巨(当时米价每石七元)。虽历经上控请求割除,迄无效果,这次盐民想依靠组织盐协会的力量,坚持要割除这个毒瘤。可是它已根深蒂固,成为恶例,非向省运使力争,断难生效。盐协成立后,特派员洪伟与场长赵源曾和廒商多次谈判交涉,廒商每至理屈词穷,却把责任推诿到盐运使身上,一直争执了数月,还无结果。为此,盐协会为割除不合理的“洋尾巴”作了周密部署,作了充分准备,预先做了许多纸旗,写着标语。听闻场公署召开廒商会议那一天,立即召集盐民千余人,手执纸旗,直冲到场公署门口,把场公署围得水泄不通,并不断高呼“割除毒瘤‘洋尾巴’”、“请求场长主持公道”、“警告廒商幡然省悟,痛快下刀”等口号,不断高声喊着,同时,又派代表递交请愿书,要求场长回话,出示布告。这时正在开会的场长和廒商见状惊恐万分,仓惶失措,场长要廒商临危共济,分担责任,廒商为自身施出临时脱险计,只好勉强答许。盐民代表识破他们的脱险计,不听他们口头承诺,定要场长、廒商签名,主据为凭。这样一直对持到傍晚,而场署外面的人群也一直至傍晚,始由场长赵源出“手谕”给代表,“手谕”称:“……关于请愿割除‘洋尾巴’一案,今天虽征得廒商同意,但须待转呈运使核准后,再行饬遵……。”盐民代表拿到场长“手谕”,见预定目的已达,欢欣而散。

  事后,廒商翻悔诺言,向上控告盐民聚众胁迫,以及场长庸源,不加派盐警弹压,站在盐民立场同意割除,不为廒商利益考虑,向盐运使反诉。运使不察,不认场长的呈报,搁不批复。

  盐协得知运使搁下不批复后,怒斥廒商的背信弃义,又向南京盐务署、两浙盐运使继续控告,并呈请省政府、省党部支持,转告盐运使主持公道,迅速批复,要求彻底割除“洋尾巴”。在盐民协会历时两个月的多方努力下,盐运使迫于重重压力,被迫批复。场公署接到运使指令后,无奈出示布告,同意割除“洋尾巴”。几经曲折,斗争才取得胜利。从此“洋尾巴”结束了它的罪恶使命。一个有历史性的顽固毒瘤割除,盐民无不拍手称快。这是盐民协会团结带领广大盐民,维护盐民利益的一次成功壮举。

  “洋尾巴”虽幸割除,可是这个场长赵源,因此遭到廒商的诬告攻击后,愤而辞去场长一职。后来盐民和商界为纪念他的功绩,于1930年集资在场公署前面,给他建了一个纪念塔,后人称“庵东小宝塔”。此塔在“文化大革命”扫“四旧”时(1975年5月)被拆毁。

相关新闻
    最新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