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革命时期的余姚(庵东)盐民运动
发布机构: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10-21     信息来源:宁波杭州湾新区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背景颜色:

    余姚盐场位于杭州湾南岸,是浙江最大的盐场。场形如扇,东西长80华里,南北宽10余华里。大革命时期号称有10万盐民,60万块盐板,年产盐200万担左右。

    余姚产盐有千年历史。盐民就成亭户、灶丁。他们大都是逃荒者,但到盐场后,终年辛劳,仍不得一饱,过着“咸泥压断腰,死了不如草”的生活,沉重的压迫和剥削,迫使盐民不断反抗和斗争。

    1916年,庵东设立了余姚场秤放总局。这是卖国贼袁世凯称帝后,以盐税作抵押,聘请洋人协助管理盐税的机构。从此,盐民深受帝国主义、封建官僚、盐霸的几重压迫和剥削,盐民的反抗斗争也愈加激烈。

    1924年夏,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已正式形成,全国工人运动也从“二七”大罢工以来的消沉状态转入恢复发展。在余姚庵东发生的盐民运动与广州沙面英租界工人罢工遥相呼应,成为全国工人运动复兴的信号。工人运动领袖邓中夏曾称它为“由低潮复兴的征兆之一”。

    当时,余姚盐场公署、余姚盐场秤放总局作出盐民每天缴盐入公仓,不得将盐隔夜留放在家,违者罚款的苛刻规定。此规定剥夺了盐民的藏盐权,盐一制成,即送公仓,且不给现款,置盐民生死于不顾。因此,规定一公布,即遭到广大盐民的强烈反对。首先由盐民代表严美生、陈庆高等发起,在庵东街上的万嵩庵召开全场七区(东一、东二、东三、中区、西一、西二、西三)盐民代表会。一直决议:反对“公仓”每日缴盐的苛政;缴还晒牌(竖立在盐民各块盐场基上的贴有场公署发给盐民制盐凭证的板牌),以示抗议,并发动七区盐民游行示威。

    1924年7月23日凌晨,激奋人心的锣声响遍盐场每个角落,万余盐民在庵东集结。他们以围裙为大旗,夹着无数纸旗,上写“打倒秤放局!”“反对设立公仓!”等标语,肩背晒牌,浩浩荡荡来到场公署,场长黄庆澜吓得躲藏起来。盐民高喊:“你们发的晒牌何用?你们逼我们当日交盐,我们就把晒牌归还!”场公署大门紧闭,无人赶来回话。万余盐民狠狠地把晒牌掼在场公署门前。这晒牌官方规定不得损坏,不得涂改,代表着场公署秤放局的威严,如今却被盐民砸坏,堆积在地。场公署内鸦雀无声,盐民们群情激奋,便动手毁篱笆、砸玻璃窗。过后,领队代表怒不可遏,高声喊道:“打秤放局去!”于是,人流就像汹涌怒涛涌向秤放局。

    总秤放员康葆文是帝国主义的一条忠实走狗,他得知消息后,一面命令局员紧闭大门,全部撤避;一面在四周伏下盐警,准备以武力来对付示威群众。盐民队伍到后,叫门不应,便有人爬上屋顶,揭瓦而入,打开了大门。众人怀着满腔仇恨,冲进去见物就砸,连局员们的衣服、帐子都被扔进粪缸。就在这个时候,盐警从轿店弄堂出来,竟向手无寸铁的盐民开枪,当场打死应阿表、洪卫照、冯惠钊、鲁正高级阿丁妻共5人,受伤者不计其数,秤放局周围淌满了受难者的鲜血。

    帝国主义走狗对无辜盐民的血腥屠杀,激起了庵东各界人民的义愤。整个盐场立即罢工;1000余名师生组成的游行队伍很快上了街。(唐武声)

相关新闻
    最新关注